乳酸菌及其在预防腹泻中的应用
2019-11-22

乳酸菌及其在预防腹泻中的应用

本发明涉及用于预防或治疗腹泻,诸如与抗生素相关的腹泻或″旅游腹泻″的乳酸菌组合物。本发明的组合物至少含有选自嗜酸乳杆菌、嗜酸乳杆菌I-1492、干酪乳杆菌及其混合物组成的组的细菌菌株。

对于每次分析,使用目的在于治疗的手段以便评价乳杆菌属制剂的实际功效。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使随机化选择的患者组随机化并且为了分析而考虑使他们接受至少一种剂量的所研究制剂。为了主要目的,按照每种方案手段进行二次分析以便仅包括接受所研究的制剂的三种剂量中最小剂量、服用至少75%的计划剂量并完成计划的随访的患者。

主要目的在于评价两组中各自AAD的发病率,无论是在住院治疗过程中,还是在患者已经出院后发生。根据在M小时期间出现至少3次液体粪便来确定AAD。为了确保抗生素疗法为原因,排除所有其它病因,诸如使用灌肠剂或缓泻药。计划随访,以便评价所有患者的抗生素疗法结束后21天的AAD发病率,除非在此前已经发生AAD。

在2003年8月-10月之间,具有严重程度的医院病例发生率增加了接近50%,并且与这种类型的病理学冲突的死亡率罕见。此外,对常规治疗的反应有时是缓慢的并且甚至是无效果的。

仅对8.7%发生AAD的患者通过阳性Gai'aC试验检测了粪便。在65.2%发生AAD的患者中测量了体温。对于这两个变量而言,在两组之间未注意到显著性差异。AAD发作的平均持续时间在两组之间无差异(P=0.85),不超过每天的粪便次数(p=0.13)。令人感兴趣的是注意到大多数AAD在抗生素疗法结束后发生,即安慰剂组中有75%(12/16),而乳杆菌属组中有71.4%(5/7)(ρ>0.99)。抗生素治疗结束与AAD出现之间平均间隔的时间在两组之间无差异(分别为8.5天(士6.3)和4.2天(士3.8)(p=0.18))。

附图说明

以比例、平均值和标准偏差或在中位值以及四分位值间距评价了患者的特征以及严重程度和无害性的有效测定值。通过Khi-平方检验或确切的费歇尔检验对研究组之间离散变量进行了比较。关于连续变量,斯氏t-检验使在实验组与对照组之间观察到的差异的统计显著性得到验证。所有分析均为双向的并且使用的α-类型误差为0.05。

18.GotzV,RomankiewiczJA,MossJ,等“使用乳杆菌属制剂对与氨苄西林相关的腹泻的预防”-AmJHospPharm1979;36:754_7。

在2003年11月,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对抗这种情况。将受感染的患者隔离作为由专门人员护理的群组。此外,对医院进行更为严格的维护,其中主要对腹泻患者居住的房间内的浴室、地面和墙壁进行消毒。此外,对医疗设备在每位患者使用之间进行消毒(臂章、人工搅拌碗等)。持续使用抗生素(第2和第3代头孢菌素类)并且取消莫西沙星。实际上,这种抗生素在2003年8月到10月之间35%的病例中使用(单独使用时为15%)。随后,至多5.6%的服用莫西沙星的患者发生艰难梭菌结肠炎(单独使用时为2.2%)。与之相比,使用第2和第3代头孢菌素类治疗的患者中有4.6%患有结肠炎(如果单独使用为1.2%),并且在使用克林霉素治疗的患者中仅有0.9%患病(在无相关性情况下使用时为0.4%)。近来的出版物中已经描述了喹诺酮类与假膜性结肠炎之间的这种相关性(feynes等,2004和McCusker等,2003)。